盈博网投|为什么香港暴徒不敢摘下面罩?

2019-12-26 08:17:24

盈博网投|为什么香港暴徒不敢摘下面罩?

盈博网投,[文章/观察网专栏作家智振峰,朱越]

“黑衣人”(Masked in Black)通常是古代服装电影中杀人、偷东西、犯各种罪行的歹徒形象,或者是当代极端恐怖组织is(伊斯兰国)成员的典型着装。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在香港近三个月的立法修正案中,激进示威者多次打着黑色面具实施暴力犯罪。戴黑色面具的行为鼓励暴力示威,制造暴力极端事件,并宣扬极端政治思想。这是极其有害的,应该依法严肃对待。

一、黑色覆盖促进肢体和暴力

在香港回归中国以来的所有政治运动中,都有戴口罩或穿黑色衣服的人。然而,所谓的“反华”运动开始了,大批示威者开始戴有组织的黑色面具。

据海外媒体报道,戴黑色口罩的目的是为了表示哀悼,第一是为了“纪念”30年前的运动,第二是为了表达对特区的极度失望,第三是为了不被警方发现而穿上制服。据统计,从2019年6月6日香港法律界率先组织黑衣人示威到9月10日,共有39次示威,有大量有组织或半有组织的黑衣人抗议者参加(占总数的81.25%)。其中,6月份的7起事件中有3起有身穿黑衣的抗议者参加,7月份的18起事件中有14起,8月份的20起事件中有19起,9月份的3起事件中有3起发生在[。此外,自6月以来,所有街头暴力都是由蒙面黑衣人实施的。

由此可见,黑色面具极大地促进了香港局势的恶化,其机制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解构自己的罪行,为极端主义行为辩护。历史证明,那些热衷于参与所谓“民主运动”的人大多在社会上受挫。“亲民主运动”的组织者和操纵者也很清楚这一点,他们出售“贬损社会”来迎合和团结更多沮丧的人。正如埃里克·霍夫在《狂热分子》中指出的那样,在无缘无故地不断抨击之后,沮丧的人的失败感和孤独感将大大减轻,并将获得巨大的幸福。「今天香港失意的人身穿黑色或丧服,这不但完全否定了现存的香港社会,更激起他们的想像力和权力共鸣,好像他们正在毁灭和重塑香港,成为香港的救星。

二是带来身份和仪式,这有助于组织示威者。黑色面具是一种礼仪制服,它扩大了群体中个体的从众心理,从松散、懦弱的个体乌合之众扩大到统一的群体,埋葬了个体的责任、恐惧和无能,这既可以壮胆又可以增强自信。甚至这种高度组织化和仪式化的行为也让他们感到不安全,甚至怀有一种虚幻的崇高感,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神圣的事业,寻求重生,从而从心理上将暴民转变为所谓的“理想”和献身的狂热分子。

第三是带来侥幸心理和安全感,这有助于逃避法律责任。在香港,有很多摄像头,在掩盖示威者的身份、增加执法人员识别的难度和减少承担法律责任的可能性的同时,面具给他们一种安全感,带有不平衡的信息“我知道你是谁,你不知道我是谁”,增加了示威者的攻击性,使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地从事非法和暴力活动。

香港暴徒与警察对峙,并向他们发射激光。

其次,禁止蒙面集会、游行和示威是西方国家的普遍规则。

鉴于蒙面示威造成的巨大危害,禁止蒙面示威者已成为当前西方法治的标准操作。尤其是香港反对派一直寻求庇护的英美两国,对示威游行中的蒙面行为或暴力行为实施了严格的禁令,特别值得香港特别行政区学习。

西方发达国家普遍通过特别立法禁止蒙面游行和集会。美国掩蔽禁令法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期。1845年,纽约州是美国第一个颁布反掩蔽法的州。纽约警方在“占领华尔街2011”事件中逮捕了数百名蒙面示威者。目前,美国有15个州颁布了禁止蒙面的特殊法律或法规,如《加州刑法》第185条。大多数州规定,违反《掩蔽法》将被处以一年以下监禁和500美元以下罚款;路易斯安那州受到最重的惩罚,最高刑期为三年。英国没有专门禁止口罩的立法。类似的“黑人法案”在300年前颁布,实施100年后于1823年废除。目前,在实践中,警方向法院申请口罩禁令。

根据不完全统计,意大利(1975年)、德国(1985年)、挪威(1995年)、丹麦(2000年)、奥地利(2002年)、瑞典(2005年)、法国(2010年)、比利时(2011年)、加拿大(2013年)、西班牙(2013年)、拉脱维亚(2016年)、保加利亚(2016年)、荷兰(2019年)和其他国家都通过了禁止蒙面游行和示威的立法,将违法者与罚款和监禁等法律责任分开。对于违禁物品,德国和意大利有最一般的规定,禁止所有妨碍识别的物品。奥地利、荷兰、加拿大、比利时、拉脱维亚和其他国家明确规定,伊斯兰的面纱和罩袍也是禁止的。

有三种主要的禁止条件。一是设定空间条件。例如,法国和拉脱维亚规定,只要是在公共场所,就禁止穿戴。二是设定行为条件,如丹麦、德国、挪威等公共活动禁止穿戴;第三,有综合条件。例如,奥地利规定游行、集会和示威不允许戴口罩,大学、公共交通和法院也不允许戴口罩。

除罚款外,德国和法国最多判处一年监禁,丹麦和奥地利最多判处六个月监禁,挪威最多判处三个月监禁,而荷兰、西班牙和俄罗斯只判处罚款。加拿大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在某些情况下,蒙面示威者可被判处最高10年的监禁。

3.目前,香港应激活《公安条例》的制度能量,以对付蒙面示威

示威和集会是《基本法》赋予香港居民的自由。包括青年学生在内的大多数公民,只要以和平方式并按照"一国两制"的原则参加游行和集会,都是法律所允许的。然而,当务之急是根据香港的《公安条例》和国际惯例,取缔和打击那些别有用心、隐藏秘密的蒙面黑人,以防止暴力进一步升级。

《公安条例》第6 (1)条规定:“如警务处处长合理地认为有需要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障他人的权利和自由,他可按他认为适当的方式,控制和指挥所有公众集会的进行,并指明公众游行的路线和时间。”该条例没有对“控制和指示”施加限制。这应该包括禁止穿黑色衣服、戴口罩或要求脱下黑色衣服和口罩。因此,香港警务处处长有权禁止蒙面。

此外,警察局长有权施加一项条件,禁止在集会和游行中蒙面。如果示威者不同意这一条件,警察不得发出“不反对通知”。该法第11 (2)条规定:“如果警察局长合理地认为有必要维护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护他人的权利和自由,警察局长可对根据第8条通知的任何公开会议施加条件。”该法第15 (2)条规定:“如果警察局长合理地认为有必要保护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他人的权利和自由,警察局长可对根据第13a条通知的任何公共游行施加条件。”

此外,督察或以上级别的警官有权随时禁止戴黑色口罩。《公安条例》第3 (1)条规定:“任何督察或以上职级的警务人员,如有理由相信展示任何旗帜、旗帜或其他标志可能会导致或损害社会安宁,均可禁止在公众集会上展示任何旗帜、旗帜或其他标志。”如果这个团体穿着黑色衣服,戴着面具,它肯定属于“会徽”。

换言之,根据香港现行的法治,警务处处长可根据《公安条例》第6 (1)条发出指示,禁止所有游行及集会佩戴黑色及口罩。也可以以不戴黑色或面具为条件发出“不反对通知”。

此外,警方有足够的依据依法严惩蒙面黑人暴徒。《公安条例》第17a (2)条订明:「如公众集会的三名或以上参与者或成员拒绝服从或故意疏忽服从根据第6条发出的命令,公众集会、公众游行或公众集会,或任何其他集会、游行或公众集会,视属何情况而定,均属未获授权的集会。」三个或三个以上穿黑色衣服的人可以被视为非法,并被视为“未经授权的集会”。警方一旦宣布游行及集会未获授权,根据《公安条例》第17a (2)条,任何蒙面黑衣人如明知而无合法权限或合理辩解而参与或继续参与,可循公诉程序被判监禁5年或循简易程序被判监禁2年。

香港市民请愿禁止蒙面游行

4.长远来说,香港应该制定特别法例,禁止黑衣人游行集会。

虽然根据《公安条例》,警务处处长可指示禁止佩戴口罩,或将口罩作为准许游行集会的条件,因为这是一项未指明的“其他”权力,即“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权力;在香港的法治下,如果警务处处长轻率地进行有关的辩论、聆讯和准备工作,他不单会受到立法会质询,还会承担相应的政治风险。因此,目前警务处处长并没有根据《公安条例》采取任何行动禁止黑色衣物和口罩。今后,仍有必要效仿西方国家,尽快颁布《禁止掩蔽条例》。

事实上,早在3年前旺角骚乱后,特区政府已表示会进行有关研究,但遭到反对派的强烈反对。他们的理由是:

首先,犯罪时蒙着脸不能逃避警方的调查。举例来说,截至今年3月27日,有9人因在旺角骚乱中的非法行为而被定罪,其中7人在犯罪时蒙上了脸。

第二,根据《警队条例》第五十四条,警方有权要求拆除遮盖物及其他障碍物。

第三,禁止示威者或表达意见的人遮住他们的脸只会使他们更加敌视执法人员,分裂社会。这无助于遏制暴力。

这些理由当然是合理的,但阻止该法案通过的真正原因是蒙面黑裙还没有形成一个组织,街头暴力没有今天的“反派遣中国”运动那么多。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蒙面黑裙的致命性,社会上也没有禁止它的共识。

目前,香港蒙面黑衣人引起越来越多正派人士的不满,社会对反蒙面立法形成了较大共识。建议特区政府在新的立法年度加快相关立法工作,并尽快立法禁止掩蔽,以减少警方日后寻找证据和执法的困难。它不仅摧毁了抗议者的仪式感、认同感和幸运心理,还对暴徒的心理瓦解起到了重要而积极的作用。同时,这亦有助保障其他普通市民合理地表达他们的要求,以及维护香港的法治精神。

至于立法形式,从国际角度来看主要有两种。一是在安全法、刑法或集会游行法中增加特别条款,禁止蒙面,例如奥地利(《集会法》第9条)、丹麦(《刑法》第134b条)、德国(《集会游行法》第17a条)、俄罗斯(《集会、集会、示威、游行和纠察法》第6条)、挪威(《警察法》第5部分第11条)和西班牙(《公民安全法》第18b条)。

另一项是颁布特别法律或法令禁止戴口罩,例如意大利(《真实法》)、比利时(《2011年6月1日禁止戴部分或全部遮住面部的衣服的法令》)、法国(《2010-1192年禁止戴口罩法》)、荷兰(《教育、公共交通、政府建筑和医疗场所部分禁止戴口罩法》)、瑞典(《2005年禁止在某些情况下使用口罩法》)和拉脱维亚(《法案》)

如果香港采用第一种方式修订《公安条例》,加入有关禁止黑色衣物和口罩的条文,其好处是可以更紧密和有机地与其他有关游行、集会和示威的条文结合起来。其缺点是,如果条款过于详细,它们不仅可能受到长度的限制,而且还会破坏现有条例的结构。如果条例过于粗糙,就会留下漏洞,达不到立法目的。然而,没有必要考虑特别“禁止掩蔽条例”的结构和长度。

特别是,香港的黑人蒙面暴徒比其他国家的暴徒更有组织性和专业性。此外,戴着面具和头盔、身穿黑色服装的“香港民主女神”表明,戴着黑色面具不仅是逃避执法的一种方式,也是反政府、无政府主义和街头暴力的精神象征和神灵。制定专门的法律来处理这一问题将更有针对性和有效性。

[备注]以下游行及集会不包括在内:六月七日,港岛的单车线将被送回中国;6月8日,九龙的自行车线路将被送回中国;6月26日,20国集团各国领事馆将请愿;7月7日,他们将“一起去,一起回来”,共同签署并向政府大楼递交信件;7月13日,他们将“荣耀上帝,造福人民,与上帝同行:唱诗穿越政府山”;7月15日,他们将去门房进行禁欲主义;7月20日,他们将与上帝同行;8月17日,他们将自由旅行。

随机推荐

回到顶部